在市慈善協會的愛心捐款名單上,有一位署名為“老共產黨員”的捐款人。自2008年以來,無論南方雪災以及四川汶川、青海玉樹地震等自然災害發生時,還是慈善協會助困、助學等專項救助活動前,這位“老共產黨員”總是最先出現在愛心捐款名單上。

  2009年,從市慈善協會得知,在南開大學就讀的一名哈薩克族女大學生得了白血病急需救助,這位“老共產黨員”立即捐款2000元;一位家在貧困地區的護工不幸患病,“老共產黨員”立即拿出兩萬元存款,為這位護工辦理了就診卡……多年來,這位“老共產黨員”累計捐款10萬餘元。除此之外,在“六一”兒童節前,這位“老共產黨員”還給玉樹學校捐贈體育用品,為孩子們寄去“愛心包裹”。

  隱姓埋名的“老共產黨員”到底是誰?對於市慈善協會的工作人員來説,疑問一直縈繞在心頭,大家只記得這位老人曾在妻子的陪伴下前來捐款,但自2013年後,這位妻子再來捐款時已是獨自一人。她告訴工作人員,老伴兒得病去世了。她還説,從日常生活中省一點兒用於慈善公益,是老伴兒生前與她的共同約定,現在老伴兒走了,約定的事她還要繼續做下去。

  經過刨根問底、深挖線索,這位老人神祕的面紗被揭開。近日,市慈善協會工作人員懷着敬意走進這位老人的家中。“老共產黨員”的真實姓名叫王燕璽,今年已是82歲高齡的她,有着60年黨齡,退休前是一名教師。

  1958年,從師範學校畢業的王燕璽放棄了優越工作,選擇到偏遠地區當一名小學老師,一干就是17年。當時交通條件並不像現在這樣四通八達,學校所在地根本不通車,她幾個月回家一次,每一次回家返校,她要坐公交車再走兩個半小時的路程。任教期間,身懷六甲的她仍在教課,雖然時有不適的感覺,但想到學校周圍幾個村的孩子要上課,她就努力撐着,直到大女兒早產,同事們才知道王老師為了教書所要克服的重重困難。

  之後,王燕璽又有了第二個孩子,再後來又生了一對雙胞胎,4個孩子的母親該有怎樣的壓力,這種壓力,除了經濟上的,還有精力上的。有人勸她想辦法調回市裏,這個想法她也曾有過,但想到自己是共產黨員,學校需要她留下來,還有孩子們渴望求知的眼神,她扛下了重擔,默默承受生活的辛苦。

  退休後的王燕璽之所以萌生慈善捐助的想法,緣於國家對退休人員的厚待。看見退休金漲了,王燕璽和老伴兒商量:“把多給的錢通過慈善部門捐給有需要的人吧!”沒想到夫妻二人想到一塊兒去了,轉天他們帶着錢就來到了市慈善協會將想法變為現實。

  時光荏苒,歲月如梭,一晃12年過去了,王燕璽對慈善捐款從未間斷。得知父母的善舉後,孩子們在感到驕傲的同時也表示,會以父母為榜樣,將這份愛心傳承下去。